Facebook隐私再次发酵:国会议员呼吁干预IT新闻
2019-08-09

    《北京时报》,12月21日,华盛顿晨报,周三起诉Facebook错误处理用户数据,增加了隐私保护的压力。此前,Facebook在剑桥分析丑闻中泄露了数千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该政治咨询公司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为特朗普的团队服务。该诉讼指控Facebook忽视监管第三方申请,违反了哥伦比亚特区消费者保护和程序法。在诉讼提起前几个小时,《纽约时报》还披露,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允许150多家公司访问其数据,实际情况超出了其外部披露。”弗吉尼亚民主党参议员Mark Warner周三在推特上表示:“国会必须介入。”自今年以来一直受隐私问题困扰的Facebook周三又遭遇挫折,全天收盘下跌7.25%,至133.24美元。该公司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前后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用户隐私条款的修改,都损害了它的声誉,并在华盛顿引起了不满。美国立法者一直威胁要对他们实施新的法规,纽约时报的文章似乎也助长了这场大火。”我们正在评估投诉,并希望继续与华盛顿和其他地方的检察官沟通。针对《纽约时报》的报道,该公司还表示,“没有合作或功能允许企业未经许可访问信息。”“允许像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s)和第三方应用程序这样的公司未经用户许可收集个人数据将使用户面临篡改的风险,”律师卡尔·拉辛(Karl Racine)华盛顿特区的行政长官在一份声明中说。Racine的诉讼要求法院停止Facebook的非法行为,并支付未确定的罚款。其他州也在调查Facebook的剑桥分析丑闻,但尚未起诉。Racine表示,该公司尚未准备好发起一项针对该公司隐私行为的多国联合调查。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人,华纳9月份听取了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的证词。他先前曾建议对技术公司采取若干监管措施。他还说,《纽约时报》的报告再次证明,Facebook在披露如何使用数据和使用谁方面的透明度太低。俄勒冈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提议通过立法来惩罚那些在隐私问题上撒谎的公司CEO。他周三还对Facebook的“鲁莽”行为发起了攻击,并说最近媒体曝光引起了人们对Facebook高管公开声明的怀疑。当公司就如何处理信息、地点、赞美和其他信息一再向国会和美国人民撒谎时,国会有责任采取行动。“这些人显然需要冒一些风险来珍视美国人的隐私,”威登在一份声明中说。类似地,特朗普竞选班子负责人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Par.)在推特上写道:“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没有多少时间。”他一直批评社会媒体对保守派声音的压制,认为最新的媒体报道可能是Facebook的“最后话语”。剑桥丑闻显示,一家名为Global Science Research的第三方公司使用测试应用程序从美国多达8500万Facebook用户那里获取个人信息。Facebook8月份表示,它已经调查了数千个应用程序,并关闭了400个。拉辛的诉讼从华盛顿的角度审视了这起丑闻。诉讼特别提到了剑桥大学的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他的应用程序被安装在华盛顿的Facebook用户852上。然后,这个应用程序收集了华盛顿特区340000居民的个人信息,这些人都和前面的852人有朋友。这些数据最终被卖给了剑桥分析公司.此外,还缺乏监管和执行。“科恩向剑桥大学出售用户数据的不当行为被发现后,Facebook未能采取合理措施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并确保数据得到妥善处理和删除,”该诉讼写道。Racine指责Facebook违反了该地区的消费者保护法,在数据安全方面误导了用户,并且没有适当地监控第三方数据的使用,使得用户很难控制应用程序数据设置,并且在两年多时间里不泄露剑桥分析数据。剑桥丑闻分析家克里斯托弗·威利出席了国会听证会,他说前特朗普顾问史蒂夫·班农在煽动公众不满和影响美国选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说,剑桥分析学院的成立是为了作为一个宣传机构。丑闻曝光后,剑桥分析公司倒闭了。